当前位置 新闻资讯 市场快讯

南北皆食槟榔

早在魏晋南北朝时期,中国人就已学会嚼槟榔。汉晋之际,孙吴等政权的文士在开发南方的过程中发现了来自交州(今越南地区)的槟榔和吃法。槟榔难以保鲜,但这并不足以阻却文士们对它的热爱。嚼食越南干槟榔很快成为士人显贵的风尚,在六朝大为流行。

    早在魏晋南北朝时期,中国人就已学会嚼槟榔。汉晋之际,孙吴等政权的文士在开发南方的过程中发现了来自交州(今越南地区)的槟榔和吃法。槟榔难以保鲜,但这并不足以阻却文士们对它的热爱。嚼食越南干槟榔很快成为士人显贵的风尚,在六朝大为流行。


    史书中多处留下槟榔的踪影——《南史》记载,名士任昉的父亲极爱吃槟榔,孝顺的任昉本来也爱吃,却因父亲临终时没吃上一口好槟榔而与槟榔结怨;晋末大臣刘穆之年轻时家庭贫困,生活却相当奢侈,到老婆家蹭饭不忘讨要槟榔,遭人嘲笑。齐梁豫章王萧嶷的遗言更写道,他死后的祭品只要“香火、槃水、干饭、酒脯、槟榔而已”。


    嚼槟榔的习俗甚至流传到了北朝。北齐大臣王昕模仿南朝名士嚼槟榔、吟诗文,结果被安上“伪赏宾郎(槟榔)之味,好咏轻薄之篇”的罪名。


    隋唐年间,槟榔食俗逐渐从史书上消失,这主要是因为中国的政治中心再次转向北方。事实上,直到清末,嚼槟榔的习俗一直留存于中国各地。


    在明人所撰《竹屿山房杂部》中,槟榔已是一种工艺复杂的养生食品。《红楼梦》第六十四回有贾琏向尤二姐讨要槟榔的情节。清人梁绍壬在《两般秋雨庵随笔》中说,北京士大夫爱吃槟榔,常将槟榔与豆蔻、砂仁一起放在随身荷包里。清末的《庚子西行纪事》则记录道,西安的酒楼和北京一样,都会在客人用餐后端上槟榔碟。


    不过,这些槟榔习俗虽没有地域限制,却只有社会上层才消费得起。平民百姓要想每天吃到槟榔,就只能住在南方槟榔产地或者是相关贸易中心附近。


    南宋人周去非在《岭外对答》中写道,闽南与广东、广西是当时槟榔最盛行的地区,吃法也是最原始的蒌叶石灰。原因不难理解:广东、广西临近槟榔主产地越南和海南,闽南的泉州、漳州则是宋明海上贸易的中心、南洋货物的集散地。由于受到槟榔习俗发源地越南的影响,他们吃法也更加原教旨主义。


    受到影响的不仅是吃法。早在秦汉时期,槟榔就是越南地区结婚时招待宾客的礼品。从宋代的《岭外对答》到清代的《广东新语》都可以证明,广东人习惯用槟榔招待宾客,一直是当地婚礼必备。


    湘潭槟榔食俗的来源,正可以在这里找到踪迹。


作者: 湘潭槟榔加盟 , 槟榔代理 , 槟榔加盟 , 湘潭槟榔招商 , 湖南槟榔代理 , 请联系环球槟榔网
本文源自环球槟榔网http://www.hqbinglang.com),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为您推荐

槟榔加盟咨询

您填写的信息不会被公开。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9041381@qq.com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